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蓝色妖姬】(06-07)【作者:秋波寒烟翠】
【蓝色妖姬】(06-07)【作者:秋波寒烟翠】
字数:370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六、假期

  适逢兰玫的生理期,她驾车到郊外的农家乐度假,坐在砖瓦垒起的农家房前,看着主人一家一边收拾晚餐,一边聊天,老婆婆帮忙摘菜,两个小孩在院子里逗着狗。

  她想着自己若不是出来上学,她该早早嫁人了,也该有这样的一个家,自己种菜自己吃。若不是认识了强子跌进淫窑,也许她会在城市找份工作,结婚生子,然后整天烦恼房供,车子,孩子。

  她曾经逃过的,在那次煮糊了饭的套路之后。她偷偷记下门锁的密码,穿了强子的衣服,但走到楼下就被拦住了,出入大门需要门卡。被他带回来的结果是好大一顿鞭笞,每一寸皮肤都不曾漏掉。打完了才听她解释,她痛哭流涕,「我就是想出去走走,太闷了。」第二天强子给她带上震动乳贴,下面阴道和肛门连体的震动棒,用链型贞操带牢牢挂在腰上,外面只套了件风衣就出门了。在车里震动棒和乳贴最大频率震动,一波一波的高潮中,她不知道走了多久,车窗黑幕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色。

  车停在一个商场的地下车库里,停了震动,他们走进商场,商场装潢豪华,各种牌子的精品店一间间挨着。衣服鞋子标价很高,闲逛的人比较少。走了一会儿,强子接了个电话说有点事,一会儿回来接她。让她一个人闲逛。商场温度有些低,她的手都冻得不听使唤了。拐进一个服装精品店里,她刚刚摸到一件羊毛的米色高领衫,身上的震动就开始了,原本就冻得直哆嗦的两腿因为一阵阵的酥麻变得更无力了,她抓着衣服摇摇摆摆地蹲下去。

  「嗝哒,嗝哒」皮鞋敲在光滑的硬地板上的声音,不紧不慢,悠哉游哉。「嗯?这里有个人?!」她抬起头十分无辜地看着他,一个中年大叔。

  「小姐,你怎么了?干嘛蹲在衣服里面啊?」他靠近她握住她胳膊半搀半拉地拉到他身边。

  「哟!你在里面小便啊?!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!」她回头一看,那是她的淫水,居然也有小半杯那么多,衣服是她高潮时站不稳拉下来的,也不算弄脏,只是米色比较不耐脏,稍微有点尘土就很明显。

  「走吧,去我办公室坐坐吧」,他没有松手,震动棒的轰鸣声很大,让她觉得羞愧,双腿也无力,就半倚半靠地进了他办公室。

  里面坐了个男人,也是西装革履,只是比较高大,粗壮。如果说身边这人是微胖,那么那个就是大胖子,见到他们进来,站起来,裂开嘴「嘿嘿」笑着,「哎呀!看见一个大美女!天使的脸蛋儿,魔鬼的身材!」把衣服放桌子上,他换了一幅笑嘻嘻的嘴脸,又掏出了遥控器关停了震动。蓝玫了然。又是一个套路。
  中年男人看着遥控器说:「强子说送我一朵花,蓝色妖姬,就是你吧?」见她不否认便又笑嘻嘻地拿起衣服,「来来!美女看上这件衣服了,咱帮着试试」。说完伸手去解她衣服纽扣,被她躲开,她夺门而出,只走了几步便因为震动而踉跄起来。两个人不紧不慢地踱到她身边一人一只胳膊架回办公室,锁了门。两个人粗鲁地直接扒了她的衣服,中年男人还咬着牙:「敬酒不吃吃罚酒,嗯?!跑?上哪儿跑?」揭掉胸贴摸索她坚实的乳房。虽然他的手比她的体温高,可兰玫还是一阵哆嗦,寒冷从心底冒出来充盈她每一寸肌肤。

  大胖子盯着她的贞操带,拽了拽,锁着,中年男人也停了手在她的衣服口袋里乱摸,「哈哈!钥匙在这儿」,解开贞操带也解了他们自己的衣服。兰玫的阴户被震动棒蹂躏得粉红,艳若桃花,大胖子咽了口口水,便在她身后跪了下去。两只狼,一狼在前,一狼犬于后。

  「吸溜,吸溜!」狂吸猛舔之后,大胖子把两根肥胖的手指插进她阴户一顿乱抠,劲插竟然让她失禁了,大胖子嘻嘻地等她尿完,扶着子孙根入巷。他的丁丁很小,她没什么感觉,倒是他的大肚皮撞击她的屁股「啪啪啪!」的山响。她一缩阴,他便慢下来,嘴里「嘶嘶」地抽气,「嘶嘶哈!真特么紧!跟处女似的!」她时紧时松,他就大叫「嘶~ 啊!这妮子!她咬我!啊……唔唔!」抽插了几十下后,他用力推进,把他的万千子孙尽数泄在里面。

  前面的不多久也泄在她口腔里,两个男人呼呼地喘着粗气,手里把玩着兰玫身上带的器具,一边听着浴室里她清洗的水声。一边商量等她出来再玩一轮。强子在外面敲门,开门放他进来,他一脸的不耐烦,「几点了?还不让我的女人吃饭,把她当硅胶娃娃?!」「哪里哪里,你来了正好,等她洗漱出来我们一起吃嘛!」饭桌上的言谈中她才知道中年男人是商场的总经理,大胖子是餐厅的总厨,两人是香水公司的常客。

  「姑娘,姑娘,吃饭了!这工做的,把人都做傻了!」老婆婆的手在眼前晃了几下,吧她的思绪拉回来,搬了板凳和主人家一起坐在院子里的小矮桌上吃饭。没有鱼没肉,新蒸的馒头散发着发酵引子的香气,小米粥浓浓的,上面结了一层小米油。小白菜是从地里拔的,过了水调上酱油香油,纯粹的小白菜的味道,原始的美味。吃完晚饭她懒得动,就在主人家的堂屋里和他们聊天,聊得困了才去自己那间睡觉

             七、不寻常的客人

  兰玫回到公司首先看到的画面是,强子趴在干爹的怀里哭,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揉揉眼,再看,竟然是真的。强子哭是她跟他那么久第一次看到的。那么强势的大男人趴在一个非血亲的人怀里痛哭流涕,这场面是多么好笑啊!
  然而伴随着大便的味道,兰玫看到他屁股后面褐色的一大块污迹。他失禁了。纵横在后背一条条窄鞭的痕迹,十分的狰狞。这哭声沙哑,难道还被迫口交?!这个喜欢虐人的人让人给虐了!她把笑意硬憋回去,垂下眼帘,观鼻,观心。
  「妖姬,你不是说她是个女的?怎么这么强悍?!」干爹抬头看她,竟然也是忍笑忍得痛苦的模样。

  「谁?」兰玫在脑海里搜索。

  「在游轮上你说那个高大的人是个女的。」干爹裂开嘴,忍笑是件辛苦的事。「因为你不在,所以强子替你去了,你看看,这顿虐,受得冤枉不?」「哦!」她想起来了,当时还把这个人当趣闻跟大家说的。

  她拿着她的资料,胡而敏,富二代,私生子,家族经营化妆品生意,但因原配不离婚,所以她的身份不被承认,只得到些钱财和一个小公司自己经营着。
  强子当然不是替她去的,他是在找他潜在的客户。她只能嘴上认了,在心里腹非。

  几天后,她收到了一份外单,就是外出提供服务的订单,明明是出去做婊子,却搞得好像多么正经的生意似的。单上有一行黑体字是说如果公司员工在顾客处受伤,则顾客有义务送医并支付相关费用。她抚摸这行字,想起她的第一份外单。
  那一年,干爹的香水公司刚刚开始,直销商要20% 折扣,干爹要强子载了兰玫过去,他递给那个性裴的老板一个遥控器,兰玫则在他面前解开风衣的一粒扣子,看到兰玫胸膛上带着的震动帖,裴老板立刻明白了,叫强子三天后来接她。强子笑笑说:「我明早来接她」老板下午就放了所有女员工的假,锁上大门,把她绑在椅子上,让公司所有的男人上了她,连看门的都有份。第二天他接她的时候,她已不省人事。强子叫了救护车。

  当晚裴老板下班时被劫持到郊外,被打得满身开花,车子被烧,情妇和儿子被绑架。他忘了原本他们就不是好人,不能拿好人的规则去看他们。但要比坏,裴老板要差十万八千里。

  后来跪着递给兰玫100万支票求原谅。他的情妇和儿子被放回来的时候,比兰玫的情况好不了多少。儿子更是被吓得彻夜大哭。

  胡而敏的家是一栋独立式小楼,不是很大,却有上世纪德国建筑的影子。楼周围有绿树环绕,门前有花丛点缀,可以想见主人是个富足又会生活的人。
  看到她出来开门,兰玫的这种感觉就立马打了折扣。她为自己的这些想法笑了,胡而敏带着一只熊猫眼打开门,也笑着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「我很想你!」她垂眸看着兰玫,眸子黝黑照出她的脸。

  「我也是」她踮起脚吻了吻她的脸颊,也借此掩饰她的虚假。

  递给她一杯红酒,胡而敏打开了墙上的屏幕,一个男人赤裸上身,手上戴了拳击手套,胸腹的肌肉一格一格的十分明显。是强子。

  「你的伙伴,他不知道我是个虐人的,所以我们以拳击论输赢,输的受虐。」她说得云淡风轻,可是屏幕上却是毫不留情的恶斗,招招致命。他挥拳打在她眼眶上,她一脚踹到他下腹,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。几乎同时爬起来,胡而敏的身高有优势,一直猛击强子头部和脖颈,强子也急踹她胯下,兰玫紧紧攥着酒杯,心里想,蠢啊!她是女的,胯下无物啊!

  胡而敏看到这里也笑说:「他以为我是个男人,哈哈!就在这里赢他吧!」仿佛是她在解说一般的,强子在她一记重拳后倒地不起。胡而敏换了视频。
  这是胡而敏的刑房,X架,马凳,做爱机,板床应有尽有,一点都不输干爹的健身房。

  「我不知道你还喜欢虐」,兰玫眨吧着眼睛看着她,眼里满满的恐惧。
  胡而敏笑看着她,大手从头顶抚摸下来到肩膀,顺势把她揽进怀里,「放心啦!我只喜欢虐男人,把男人打倒,听他们的惨叫那才有征服感。女人天生就是受保护的,听她们惨叫,那叫变态!」兰玫把手从她腰间绕过去,紧紧地搂着她,这些话是她这三年来听到的最动听的话了。

  屏幕上传来惨叫声,胡而敏用夹子夹住了他乳头,用电动牙刷刷着。兰玫并没有放松她的手,只是偏过头看着,听着他的惨叫,兰玫觉得她心里积累的怨气有了些释放的感觉。

  视频转换,强子站着,双腿岔开,脚上带了镣铐锁住,绑着手的绳子吊在屋梁上,一台机器绑着一条细窄鞭甩在他后背上,每次都在同样的位置,同样的力道。捱了两三下后他开始躲,后背上就多了乱七八糟的鞭痕。这次他没叫,因为胡而敏看了几分钟就离开了,他叫也没用。视频再次转换,他被绑在马凳上,淋了润滑油的做爱机抽插他的肛门,他叫声很大,胡而敏用胶带封住他的嘴,后来又揭开,拿假阳具等在那里,他一叫就插进他嘴里,两三次后,拔出阳具时连带的胃里的东西也喷出来。胡而敏嫌弃的撇了嘴,把阳具一把塞进他喉咙,就去拿清洁工具了,回来时他已经翻了白眼,脖子上血管爆起。从他喉咙拔出阳具,他的头就无力地垂下去,她把做爱机频率调成震动模式,不一会儿,强子抬起头狂叫,身体随着机器抖动。

  兰玫不太信地问「:这样也能高潮?假的吧?我从未有过。」胡而敏低下头,一只眼睛碰到她额头,声音有些沙哑地说:「你想试试吗?」兰玫原本额头就被她睫毛弄得痒痒的,听她这么说吓得一激灵,跳起来绕到沙发背后,笑着说:「我不想试,你想试试才是真的。」胡而敏一把没捞着,站起身绕过沙发要抓住她,兰玫就跳到沙发的另一头,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追逐了一阵子,跑得累了胡而敏才把兰玫抱进怀里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